:Re

天气一冷林彦俊的手就变冰,看着陈立农的时候林彦俊的手就冒汗。

无意义的五分钟意识擦边球罢辽

怎么会只要个吻呢。


林彦俊和陈立农陷在床上,松软的被子被揉扯出所有的不规则。什么都乱了,衣服,连那盒留心带来的东西也没逃脱随手丢弃至角落的命运。窗帘遮光良好,房间近乎绝对黑暗。他们按着对方,仿佛通过掌心传来的热度就体味到慰藉。林彦俊哑着声:“别开灯。”


有探索的火苗,烧出了热烈的海。陈立农只是低下头一味地吻着,任凭身上未散的沐浴露缠过发梢,潮潮地成了雨,落在林彦俊眼边。他深深地呼吸着,用意识模拟场景,直白无畏地想着,林彦俊没哭,或许是他爱我。林彦俊的心绪成了毛线团,所有乱七八糟都往里塞过去,一片喧哗中他聆听到一个声音,他很爱我。

大笨蛋们给我不要再吵勒!(1)

*是私设咧,橘实习英语老师,农是是学生,哥哥是小柚,小柚也是英语老师。还有其他lxs!年龄有小改动,不定期更啦争取城里弄生日前发粗来!



→Go~



"这里以后就是林老师住宿的地方了,离学校很近,有很多老师都在这里。"蔡徐坤低头急匆匆扫了眼表,飞快地继续交代,倒还不火急火燎,“如果有问题,同事们都能够帮你出出主意,也可以接触学生,大家都不是很会见外。”


林彦俊拖家带口(二十寸行李箱+超大两个包),是妥妥以为什么都要带的大一新生入宿配置,其实单看面相林彦俊同学的确大大眼睛小耳朵,猪八戒的反面教材。然而林彦俊同学就要在一个月以后升级为林彦俊老师了。其实很奇妙,林彦俊读的是英语专业,其实也有很多需要他的工作单位,结果居然决定先来学校锻炼一段时间再说出国问题。凭借他的成绩,最后办下来,他被分到这所私立实习。他站在距离学校大门口仅有两百米左右的小区门口,先被水泥地上翻起来的热浪打湿了后背,和大背包难舍难分相亲相爱的衬衣,让他甚至对他的上级领导最后语焉不详的一句毫无反应。蔡徐坤又顿了两秒,似乎是觉得应该没有太多需要交代,所以随处一扫,眼尖逮着一个下楼领快递的小孩:“农农,我要听讲座了,这里可以麻烦你来帮下忙吗?”


穿白T的小孩停顿半秒,火速按下最后几个数字取出纸盒子。林彦俊被阳光晃得有点睁不开,眯了眯眼在他转身拿包裹的时候恰好看见了人背后被汗同样浸湿的面料。肩胛生得有力,由于蝴蝶骨撑出来的轮廓,在上面留下了一个颇为巨大的深色爱心。


林彦俊:......。


这哪里来的莫名其妙的笑点?


蔡徐坤和那小孩低声交代了几句,表达清楚后抱歉地冲林彦俊笑了下,是没法继续奉陪了的意思,林彦俊感谢地冲他点点头。等到蔡徐坤走进学校,林彦俊才转过身来,一个人杵在那清算自己需要的生活用品。小孩子也不愣着,麻利伸手接过林彦俊手里的一大包。林彦俊一下子从去哪里可以再买到乖乖的思考中回神,在发现那个小孩的身高的前一秒他想,还蛮讨喜的,就会想摸一摸他的头。下一秒他想起了这个人湿漉漉搭在前额的刘海,还有点忿然地察觉身高差距,不自觉被自己噎了一下。


好可怕,事后据抱住自己还申明不愿透露姓名的贾富贵同学说,身高决定谁压谁居然会是真实的吗?


未成年(林老师现在决定这么叫嘞)擦了把脸上的汗,其实也不能太怪罪他,毕竟天气真的有在热的,蓝天和树,哪里都亮得很过分。林彦俊抬手遮了下太阳,也冲他点点头。未成年还没开口,首先奉送一个超大的笑容上来。靠北?林彦俊不可思议地审视内心,把准备好的客套话一不小心咽回了肚子里,同时不合时宜地回想起刚才的那颗爱心。这是巨婴在笑ho?就居然一点也不觉得很在奇怪。


“是要新来的老师喔?我叫陈立农,是和教英语的哥哥一起住这样。”林彦俊八方不动地嗯了声,脸上风平浪静,内心极速os并后撤一步拉开距离。废话讲谁要和比自己高的未成年挨很近,是用汗洗澡的吗。林彦俊面对一只眯眯眼笑的巨型兔子,平生出一股不想过多接触的念头。太自然了,可是自报家门在林彦俊看来是完全没有发生必要的,所以他觉得有点不太OK。这个未成年的哥哥以后会和自己一个教研组,或许不能说是“和”,是他哥哥带着自己在组里面。也不算,其实真实原因就是这人出汗好多啊冰棍转世吗??


陈立农是有在偷偷看他的。两难啦不知道讲森莫才好这个哥哥宿舍在哪里刚才坤坤没有给我讲,是我穿得有点随意吗怎么是那个表情——然后他听见这个面色不善的哥哥一句语气十分自然甚至可称之为和善的话:“就麻烦你一下了,我家在前面那栋五楼的样子。”


欸,好。小同学未经大脑思考即给予肯定回复。太阳真的很大,他下意识低下眼睛,林老师的小白鞋和发烫的水泥地也都是晃晃的,经久地在他十六岁的夏天里闪闪发亮着。

「超级制霸」夏天没结束

林彦俊怔楞着的表情其实单看冷飕飕的,但配上脸上的水痕就是另外的一个故事。故事里的征途从舞台那遥不可及的地方,一把撞进了他盘算回去跑马拉松的心里。他没有意识到朝着璀璨的星光的自己掉下了眼泪,只接收到所有未知和惶恐被重重落下的心情,然后它们尽数坠进一个怀抱里。


这个拥抱好使劲,陈立农的领口似乎还有一点尚未散去的草木气息,若有似无的缠在林彦俊的鼻尖,草莓牛奶的小孩味道虽然被澄洌干净的味道掩过去了大半,但无论是哪一种都好。林彦俊狠狠眨了眨眼睛,将一切心绪都悄悄放在了泪里面。

好不容易啊,他们两个同时想起了夏天的味道,泪水和汗水都是咸的,加上草木的味道,可以算是了。


-


就好像有些东西会变得有些不一样。林彦俊能摸出来究竟是个什么七七八八,却对这一份多出来的心思有些无所适从,他企图用一个23岁的成年人的头脑冷静处理,可这又不是在写答案唯一的语法单选题,来得匆匆忙忙,不给林彦俊一点犹豫和踌躇。96频道就似乎有更默契一点,所有的梗小孩都能接上,其实林彦俊比较喜Justin那类回答比较爆笑的,不过因为是这个小孩,所以所有cue的地方,林彦俊也都会接上一嘴。


夜深人静,他也会有闲暇的时间,在没有灯光也没有太多吵闹时光里,房间里的灯黄昏昏地打在墙上,他侧点身子躺在被窝里拿着手机,并同时表现出职业精神,主持人林彦俊似乎有在捡回自己的饭碗。他们相距很远,所以林彦俊蜷窝得舒适,他也看不见,林先生满不在乎地是这么想的。总之林彦俊只是想开口说点无关紧要的话,能够把所有无畏和惶恐藏得严严实实。于是接着他问陈立农一个早就已经回答过的问题:“陈立农同学,如果你变成了透明人三个小时,会想怎么做?”


“你在当磁带吗?”“你就先讲啊。”

听筒对面好一会都是安静的呼吸声。林彦俊感觉他房间里的灯像一簇小小的火苗,火候刚好地煨着这小碗绿豆汤,是夏天冰镇以后才能喝的宵夜,还要等等,还要放进冰箱冷却下来才算大功告成,这是夏天的味道。可是林彦俊像一个孩子一样地理直气壮想,煮好我就喝掉。所以他又放出一个尾调上扬的单音节:“嗯?”


陈立农闻见所有夏天的味道,像是从遥远的四月份汹涌澎湃而来,也像是一个连轴转的夏天突然送给他的一份礼物。他很想念草莓牛奶,是要和彦俊一起喝的那种,也很想念家里人做的绿豆汤。所以他带着期盼地说道。

“在试图好好看着某个人。”然后他补充,“居然一个夏天都没喝过绿豆汤诶。”


林彦俊没讲话,陈立农把脸凑近话筒,就当做是让他摸了一下头。绿豆汤很烫,可是他们全都喝掉了。

dpq,他们一个对视我就觉得结婚辽TT

25是什么绝美爱情?

林彦俊从浴室里热腾腾地走出来,抓住毛巾扣在脑袋上进行一番狂轰滥炸,然后就很成功地搞出了一头的乱毛。陈立农走过来看了看,说彦俊你对你的头发温柔一点啦。
干嘛啊这个也要管一下?制霸送他一记凶巴巴的眼刀,但是看来他是根本没有被威慑到,眯眯眼笑得十二分人畜无害。林彦俊瞅他,五指插进潮冷的发中草草梳理了一下,转而开启嘲讽模式:干什么,谁是像你洗头掉发掉到连吹风机都不敢用的喔?陈立农被成功噎到一下,最后弱下点声音讲说没办法啦真的快要秃了,看你平时要染发好多次所以担心一下。

OK好吧,话说的还是蛮好听的。林彦俊放过他了。

逃避是出路。月亮照在想要溜走的星星上,就算是这样,流星仍然是坠落了。扑进松软的白沙里,于是脚印一串又一串,一整个海滩都是亮堂堂。

魏之远:我哥敢一个人去外地。

魏谦:我怎么不敢。

魏之远:我哥敢吃屎。

魏谦:我……我你妈逼??